「帝苑平台」《我不是药神》名列2018年度十佳榜首,“坏猴子”搅动华语影坛

「帝苑平台」《我不是药神》名列2018年度十佳榜首,“坏猴子”搅动华语影坛

帝苑平台,■2018中国电影回眸

作者:影君子

刚过去的2018年,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票房突破600亿大关,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速度。比票房增长更令人感到欣喜的,是涌现出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佳作。该片不仅在去年暑期豪取31亿票房,而且口碑爆棚,斩获多项电影大奖,并且在cctv6等国内众多权威媒体和中国电影评论学会最近评出的"2018年国产片十佳"中,名列榜首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由青年导演文牧野执导,宁浩、徐峥监制,徐峥、周一围、王传君、谭卓、章宇、杨新鸣等主演。影片通过讲述神油店老板程勇代理印度抗癌仿制药"格列宁"过程中发生的感人故事,聚焦中国抗癌药价格昂贵导致的社会现实问题,并反思这一问题产生的原因,直面现实又不乏克制,批判现实却不乏温情,上映后引起广大观众的强烈共鸣,成为社会热点话题,并最终推进了国内抗癌药的降价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之前,由于宁浩和徐峥身上强烈的喜剧标签,曾被误以为是一部常规的喜剧商业类型片。上映之后,大家才发现它远不止于喜剧,而是一部关注敏感社会问题的现实主义力作,它植根现实,贴近生活,聚焦民生,令人笑中带泪,打动了千千万万中国观众。

作为国内首部社会英雄题材影片,《我不是药神》不仅填补了中国电影的类型空白,而且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人物。无论是徐峥扮演的程勇,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,还是周一围饰演的警察,章宇饰演的黄毛,都是中国银幕上罕见的人物。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有七情六欲也犯过错,但身上却闪耀着人性的光辉,彰显了人性的尊严。

多年以来,中国影迷一直为中国电影缺乏像韩国《熔炉》这样能推动社会进步的现实主义佳作而感到遗憾,2018年,我们终于有了《我不是药神》,这是中国电影的骄傲。该片豆瓣9分,进入影史国产片口碑前10名;票房高达31亿元,位居年度季军,中国影史第5名,堪称是2018年国产电影的最大惊喜。

韩国电影《熔炉》

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,中国电影迎来市场化大潮,电影市场飞速发展,短短20多年间,已经跃居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。国产商业大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、古装、魔幻、武侠、喜剧等重金制作的爆米花影片如过江之鲫,但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却越来越少见。在短期利益的驱使下,在资本的疯狂追逐下,电影公司和电影人越来越急功近利。

"急功近利"的结果,是资本和电影公司越来越迷信大ip、大明星、大制作和大数据,甚至有影视公司老总公开声称"以后不会再请专业编剧"。在这种理念主导下,大量堆砌大ip和流量明星却脱离现实的作品,充斥着中国电影市场。而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创作由于面临着多方面的压力和风险,不少电影公司和创作者都选择了"规避"。

这几年,随着中国电影观众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重视影片口碑,仅靠大ip、大明星、大制作已经无法打动观众,观众更需要贴近自己的生活,能引发自己情感共鸣的现实主义作品,但要拍好这类作品并不容易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众主创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艺术追求,历时三年反复打磨,终于给全国观众呈现出一部治疗现实沉疴、体现人文关怀、传达人性真善美的优秀现实主义作品,并且在电影市场上取得了巨大成功,达到了国产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票房新高度,堪称一剂治疗中国电影市场"急功近利"的良药,让更多的中国电影人对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重拾信心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能在中国影坛引起如此大的反响,并非仅仅因为它是一部现实主义佳作,更难能可贵的是,它让中国电影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走出近十几年来"精英立场,晦涩表达"的小路,回归"大众视角,通俗表达"的大道,使得影片兼顾艺术性和商业性,能够得到广大普通观众的认可和广泛接受。

其实,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多年来,现实主义创作一直是主导性的创作理念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中国电影人就拍出过《马路天使》《十字街头》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等大批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。改革开放之后,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后期,中国电影迎来了现实主义创作的黄金时期,谢晋、谢飞、吴天明、黄建新、张艺谋等导演创作了大量堪称经典的现实主义作品,比如《芙蓉镇》《天云山传奇》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《本命年》《黑炮事件》《秋菊打官司》《活着》等。那个时期的现实主义电影,都兼顾艺术性和观赏性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期至今,中国电影现实主义创作陷入低谷,虽然期间不乏优秀作品,但越来越小众化、精英化,渐渐发展成为以敏感边缘题材为主要内容,精英立场、晦涩表达为主要形式的现实主义作品。此类作品在中国电影市场上的出现,逐渐把现实主义电影与晦涩的文艺片划上等号。这条现实主义创作的"小路"直通海外各大电影节和国内文艺青年,却得不到国内电影市场和广大观众的认可。

宁浩和徐峥都是深谙商业类型片制作规律的优秀电影人,多年的喜剧片创作经验,使他们了解观众、尊重观众,自觉地在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时,摈弃了晦涩难懂的精英表达模式,回归到大众化的叙事和表达方式。这才是中国电影现实主义创作的“大道”。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需要更多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兼顾艺术性、观赏性和商业性的现实主义佳作。

宁浩和徐峥的加持固然重要,青年导演文牧野同样是这部影片大获成功的幕后英雄。其实,《我不是药神》这个项目本身就是宁浩创办的坏猴子影业推出的青年导演扶持计划——"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"的一部分。

近些年来,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,优秀导演人才不足的问题成为掣肘,国家有关机构、各大影视公司,有影响力的明星纷纷推出"青年导演扶持计划",比如中国导演协会主办的cfdg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划(青葱计划)、中国影协推出的"华语青年影像论坛"、华谊兄弟的"h计划"、光线传媒的"新导演培养计划"、万达影视的"菁英+计划",刘德华的"亚洲新星导"计划,还有目前搅动华语影坛的"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"。

宁浩导演本人就是刘德华"亚洲新星导"计划的受益者,正因为了解青年导演的潜力和才华,熟悉他们在成长路上遇到的困难,"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"不仅对扶持青年导演不遗余力,而且开辟了新导演搭档资深影人的创作模式,在高标准的电影工业化制作流程中,力求将影片的艺术性和商业性完美结合。

自2016年9月正式对外宣布启动"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"以来,坏猴子影业首期已签约路阳、文牧野、牛涵、曾赠、刘晓世等13位青年导演,推出了路阳导演的《绣春刀·修罗战场》、文牧野导演的《我不是药神》、牛涵导演的《甜美生活》、曾赠导演的《云水之旅》4部作品,在中国电影市场和广大观众中引起广泛影响。

以"坏猴子军团"为代表的中国青年导演的茁壮成长和发展壮大,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和未来,但愿在不久的将来,华语影坛能涌现出更多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的佳作。

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

上一篇:赖小民事件等6大关键词读懂银保监会发布会
下一篇:感恩节送什么礼物好?有这些智能产品值得推荐

热门资讯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mpuria24.com 澳门龙虎斗下载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